七城

无解

世间的所谓贤良、圣人,莫不是要靠牺牲他人的清白来成全自己。无大奸无大贤,正反两极就是这样相互吸引。贫贱之人,没知识、没背景,除了出卖自己还能如何,而那副臭皮囊也许还不如头猪贵,谁会稀罕,一身气力如果没有埋在煤洞或钢筋堆里便是幸运了,还能换来更多的吗?能卖的,有人愿意买的,也只有怦怦跳的心了。

 本以为自己能够较之高大一些,但到头来看,却是玩笑。贫贱之人并不只有风霜满面的乡亲,天下皆是,你我皆是。能做的,只是在心里埋好一份悲哀,走前依然能品尝到罪孽的味道,苦涩中透出清爽,虔诚地等待救赎,换来平静的微笑。

    此刻的你,冷暖请自知。

窗外的雨,肆意的下,喜欢这狂风暴雨,让我的心在此刻安静了下来。 ​​​

感情里最幼稚的事情,

就是仰仗着爱,

不断试探对方的底线。


争吵的时候,

口无遮拦地说着气话,

甚至专门戳对方的软肋。

事后,表面上和好了,

心里却像扎着一根刺。


分手之后,

因为留恋对方的好,

选择了复合。

可是在一起之后,

却发现原本的那些矛盾,

仍然是两个人无法打开的心结。


有人说,真正的爱,

是吵不离,骂不散,打不走,

无论遇到什么事,都不会分开。

但是每一次争吵和背叛,

都会对感情造成伤害。


积累多了,

感情就再也回不去了。


和好容易,如初太难。

想要长久的感情,需要且行且珍惜。


相爱的时候彼此坦诚,

相处的时候彼此包容,

生气的时候能够冷静,

有矛盾的时候及时沟通。


没有人是天生的好脾气,

但是因为体谅,在乎和珍惜,

有的人才甘愿做那个主动服输的人。


日光之下,再无新鲜!晚安,城市! ​​​

不喜欢的那一切

海歌岛:

        下过雨之后,气温一直居高不下,地铁里拥挤不堪,昨天回到家,脱了鞋还穿着袜子就躺倒在沙发上,很快就睡了过去。
         醒来已经是晚上,长这么大白天是不怎么睡觉的,衬衣被折了一道印,手机界面堆满了未读消息。
        我去洗脸,看见镜子里的自己,还留有那么些稚气,可我看见自己的眼神时,就像看见了小时候羡慕的大人的样子。然而一切并不是这样的,那时候真是天真。
奶奶切了西瓜让我吃,窗外的麻雀和一些不知名的鸟儿吱吱啾啾的叫,微风透过纱窗,拂过客厅的灰尘。记忆中的夏天都是有味道的,那年高考完的大雨涩里带咸,前年夏天的爱情清凉微甜,还有去年夏天的苦涩沙滩。小时候的夏夜,我偶尔会爬上楼顶,看着繁星满天,想象着当我们长大时,都能成为这世界的英雄。我那时喜欢风扇幽幽的风声,它不仅给我清凉,还让我觉得安心,即使在那些骤风暴雨袭来的黑夜,我也觉得安心,那样不开心的天气总能打湿一个夏天的燥热,也是它才让夏天无比完整。
         小时候老一辈教我要与人为善,后来一度成了没脾气,成了唯唯诺诺。我那么被动,哪怕忍气吞声我也觉得能让结果好一点就让结果好一点。曾经好多想要的疯狂如今却都成了被磨去棱角的模样。
        我是“高傲冷漠”,然而那只是因为我敏感,缺乏安全感过分自卑,有事总是设身处地为别人着想,假装心大,生怕自己的言行举止会惹别人不愉快,总是对人很热情,对自己很小心。后来呢,往往不愉快的人都是自己。
        回想近来的遭遇,无知的善良,天真的幻想,还有被冰冷现实击碎的情怀,让我弱的越来越不像自己,我不敢责怪生活的不在意,只恨自己无能为力。
        其实我听话,我也喜欢晚风,甚至有点不想长大,写字听歌容易感动,也做梦也会哭也想过浪迹天涯,我只是渺小的人,听故事也会认真。
       真的,我听话…      6.10

随笔

巟宴:

我写东西,是为了取悦自己。


很多瞬间,你会觉得你和世界脱离。看住夕阳的时候,深夜失眠的时候,晚自习下课戴着耳机听歌回宿舍的路上,再比如戴着头盔坐摩托的时候。


似乎,这是一种病,孤独病入膏肓偏还怡然。我想我还需要成长,趟过这片孤独的荒野,我才能走上远方。以前的我怕孤独,现在的我享受孤独,就是这种成长。


我喜欢《河岸》的原因正是在此。世界这样荒芜,我这样想念你。在我意识里不指代任何,偏偏字字戳我心窝。有人给你足够的包容,给你足够的心疼与感同身受,所以你会在瞬间倾泻,情绪与叛逆,不计后果。从来怕离别,却偏偏离别多。对我来说,离别不仅仅是人之间的离别,对物、对地点、对生活模式等等都是,于我而言对地点的依赖性可以说是最强的,强过对人的,怕毫厘的移挪。


其实很多时候人宁愿是一棵草,一只蝉或者什么。经历是有限的,一生就一场离别,秋天就死亡。不像你,你的“秋天”是什么时候,上帝又不会说话。这又是我为什么喜欢《The Legend of 1900》的原因,你给我世间千万条路,可我只有一双腿,我无从选起,所以我就宁愿故步自封。


所以,世界与我相关甚少,我只想也只够取悦我自己。


2016.2.22夜
文/巟宴

这里就这样沉寂着。像一片被我遗忘的荒地。我无比的热爱着这里。如同热爱自己的生命一样。我只是换了方式去爱它。很多人在询问着我为什么不写字了。不是不写字。只是不写那些影响自己和别人心情的文字。或许这只是借口。我还是写字。只是心境不同。只是都是一些微小的事情。只是换了方式。在微博或者在文档。旧时光里的东西始终会深刻在心里。我是个坚持的人。所以这里一定会一直存在。不管它会荒芜多久。终究它会生根发芽枝繁叶茂。

喜欢黑暗,不惧光明
习惯孤独,无欲你我
不期未来,不念过往